专注历史知识的百科大全
当前位置:古历史 > 历史故事 > 正文

玩皇后公主太后(皇后公主惨遭蹂躏)

来自热心网友 古历史 发布时间 2024-02-29 09:01:21 阅读次数

 “靖康耻,尤未雪,臣子恨,何时灭,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”

这是一首流传千古的名篇,想必大家在小时候挑灯夜战唐诗宋词三百首的时候,都免不了背过几遍,这篇词的作者自然就是南宋爱国名将岳飞,而他在文中提到的靖康耻,指的就是令北宋灭亡的“靖康之变”,当然我们更多还是叫它“靖康之耻”。

许多人习惯把他和后来明末的“甲申国难”相提并论,但要知道,崇祯被李自成逼得吊死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,那是千篇一律的政治腐败、农民起义造成的,而且怎么说也是属于内部矛盾,要说耻辱,那也是朱由检自己的耻辱,和其他人关系不大。

但是“靖康之耻”是不同的,这场浩劫直接导致了宋朝丢失半壁江山,北宋就此灭亡,而南宋的疆域被大幅压缩。

满江红·怒发冲冠

最重要的是,在金国南下攻破宋都汴京(今河南开封)后,宋徽宗、宋钦宗两位皇帝被剥去龙袍、贬为庶人,随后金人立张邦昌为伪帝,建立所谓“大楚”国。

在富庶的土地上肆意劫掠一番后,带着徽钦二帝,加上皇后、皇孙、公主、驸马、嫔妃等一大帮子人返回北方。

这就是靖康之耻。

而在金国的领地上,曾经的两位汉家天子受到了如同猪狗一般的待遇,沦为了金人终日用以取乐的工具,而那些被掳来的皇族宗室的女人,下场则更为惨烈,被强暴蹂躏致死者无数,所有的公主都被金国王族强占,受尽了非人的折磨,甚至被明码标价、公开售卖。

我相信,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,发生过不少意外,有些是历史的偶然性,有些是被时代的洪流推着走的结果,但靖康之耻绝不是如此,它一场由国家政策以及统治者人为引发的灾难,堪称前无古人,而后也再难有来者。

后世无数人将宋朝称之为“弱宋”,它究竟弱在哪里?又是怎样将靖康之变这一中华民族的耻辱刻进代代人的脑海中的呢?

一、投错胎当皇帝,也是一出惨剧

赵佶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,这毫无疑问。

在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上,每到皇权更替之时,就是血雨腥风的前夜,皇子们会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宝座而大打出手、骨肉相残,详情尤其参照清朝,其斗争之复杂,放到现代也能拍出许多宫廷剧。

不过有时情况往往也会出现变数。

在宋朝的元丰五年,神宗皇帝诞下了他的第十一个儿子,赐名赵佶,封为镇宁军节度使、宁国公。

作为一个生的太晚的孩子,有那么多哥哥们顶在前头,皇帝的位子已经基本和他无缘了,最好不要有什么别的心思,安安心心做一个小王爷倒也不错。

皇子、王爷可以有一堆,但皇帝只能有一个,既然失去了争权夺利的兴趣,赵佶就把心思都放在了娱乐上,他从小就对笔墨、丹青、骑马、射箭、蹴鞠以及奇花异石这些东西兴趣浓厚,而他在书法绘画方面的天赋简直令人叹为观止。

大家有没有觉得莫名眼熟,是的,在赵佶身上,我们不难看到几分南唐后主李煜的影子,而据说在他出生之前,神宗皇帝曾偶然前往秘书省观赏李煜的画像,可能因为看到后主长得很帅,气质很好,所以再三发出感叹,然后才生下了赵佶。

所谓“生时梦李主来谒,所以文采风流,过李主百倍”,这种迷信的说法自然是扯淡,不过赵佶在未来的命运洪流中,的确上演了一场和李煜相似的错位人生。

徽宗瘦金体书法

就这样,少年赵佶在终日游山玩水、吟诗作赋下度过了快乐的十八年光阴,在这其间,神宗皇帝驾崩,哲宗皇帝即位,这些和他一概无关,政治上的事情多么无趣,远不如他写一帖好字,画一幅花鸟。

但不幸的是,作为赵佶的六哥,哲宗身体健康问题很大,他年仅十岁即位,可到二十五岁就不行了,因为死的太早,他和皇后还没有孩子,其他兄弟也大多不是嫡出,大家看来看去,最终把目光投到了端王赵佶身上。

赵佶此时有点慌张,他虽然没当过皇帝,但生在帝王家,也多少有几分了解,他宁可当个逍遥王爷,也不愿意去背一国的重担。

宰相章淳也站出来反对,他说话简单直白,但非常有见地:赵佶轻佻,不可以君天下。

站在后来人的视角,我们完全可以给章淳封一个算命先生的称号。

不过在向太后等一干人的坚持下,赵佶还是登上了大位,改元建中靖国,称宋徽宗。

我们从赵佶的文艺水平上来看,此人的智商肯定没有问题,所以他虽然不情愿地当上了皇帝,自然不是想要挨后人骂的。

换了新工作的赵佶还是很有一番信心的,他要把这个偌大的国家治理好,成为一个政才兼备的人。

他即位以后,很快为当初在新旧党派纷争中被打击的人平凡,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司马光和苏轼(苏轼当时在海南已经快挂了,如此才捡回一条命)。

其次就是纳谏,这似乎是每一个好皇帝必备的品格,而即便大臣们攻击他最看重的花鸟,他也依然无奈地将那些珍禽驱逐出宫。

有一次上朝过程中,言官陈禾在他面前喋喋不休地讲话,一直讲到天都要黑了还没讲完,简直比一场电影还长,赵佶忍不住了,也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尿急。

他先是努力了一下,让陈禾别说了,但后者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滔滔不绝,徽宗怕了,他也没法子,只能逃跑,但万万没想到,陈禾竟然效仿魏征,一把上前拽住了他的衣服。

事实证明,龙袍虽然华丽,但好像质量不太行,陈禾又不是个武官,他这么一扯,竟然把龙袍的大袖扯坏了。

毁坏这件衣服的罪名够砍七八个头了,满朝文武都在下面愣住了,不过宋徽宗竟然没有生气,反而赐座让陈禾把话讲完。

对这个时期的赵佶来说,的确配得年轻有为这个标准。

赵佶

但奋发图强这种事,大家应该也多有体会,让你坚持一时还是能做到的,但要长期保持,那真是非人的折磨。

赵佶也不例外,他已经苦苦支撑了两年,他放弃了前半辈子的所有喜好,改变了自己的天性,想要做一个盖世明君。

赵佶还是颇有些意志力的,在他心中,一个勤勉圣明的君主一直在和一个浪漫风流的才子相抗衡,两人打得不可开交,但一时分不出胜负,不过随着一个新势力的加入,这种平衡直接被打破了。

新来的是一个臣子,名叫蔡京。

二、皇帝我照当,管他身后洪水滔天

蔡京其人,北宋六贼之首。

但作为一个政治投机主义者,他是成功人士,并且大获成功。

投机者都需要运气成分的帮助,而蔡京正好出现在了徽宗内心摇摆不定的时候,他对那个风流才子说:“盛世太平,皇帝若不纵情享乐,便是违背天意,不利于国、不利于民。”

这不是一句话,而是一把火,点燃了整片大宋王朝。

人立志要干一番大事业,往往都不长久,但人要是破开心防,决定就此放纵和堕落,那变坏的速度简直超过250码。

自从宋徽宗放下了心中的担子,他顿时觉得如释重负,原来我手中还握着这么大的权力,我完全可以一边继续穿着龙袍,一边享受我的无穷乐趣。

徽宗《瑞鹤图》

而当徽宗彻底堕落以后,他在政治方面完全开辟了自己独具一格的模式,他秉承着天子庶民无异的理念,亲切地对待属下,而这些受宠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——艺术达人。

这也是宋代重文轻武的具体表现之一,朝廷上下当红的臣子,没有一个是因为治国有方而升官的,他们能把持朝政,只要精通诗词书画即可。

相信很多人都看过《水浒传》,在这本四大名著之一的小说中,有两个著名的反派角色:蔡京、童贯。

他们两个正是北宋六贼的头目,而蔡京之所以能达到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,和他绝高的艺术天赋也是分不开的。

北宋书法四大名家苏、黄、米、蔡中的“蔡”,正是蔡京和弟弟蔡卞,而以狷狂闻名的米芾,也曾当面承认,自己在书法上不如蔡京。

 

所以,对于当时的宋徽宗而言,聚集在他身边的这些人,既不是娱乐对象,也不是臣子,而是朋友,一群有着相同艺术理想的朋友,不过这些朋友虽好,但却在长期地腐蚀着他的国家。

皇帝已经玩疯了,权力几乎都落到了蔡京等人手中,他们大肆排除异己,用夸张到难以想象的方式贪污敛财、大兴土木、搜刮民脂民膏...反正大家能想到的坏事他们都干尽了。

这样的情况持续时间一长,老百姓就坐不住了,既然他们没法活了,那就要造反,于是全国各地逐渐爆发大小起义。

到了宣和元年,我们的老朋友宋江也在梁山泊揭竿而起,虽然他手底下并非108好汉,只有三十六个人,起义规模也不大,且两年后便在海州被官军击败招安。

宋江起义

不过这边的还没摁下去,那边的方腊又造反了,他在农民起义中的势力和规模都最大,不过最后也被政府军队剿灭了。

这一系列情况已经足以让人警醒,但宋徽宗此时已经渐入佳境,属于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阶段,黑暗和腐败仍在他的华丽袖袍下继续滋生横行,这些罪恶终究会酿成一场弥天的大祸。

三、想法特别多,但谁也打不过

北宋,自太祖赵匡胤建立以来,最大的敌人一直都是北方的辽国,这个契丹政权从石敬瑭手里轻松接过燕云十六州之后,中原地区就再无宁日。

而因为失去了北方最重要的屏障,北宋既要防范辽国的随时进犯,又无法在主动出兵时获得胜利,所以长期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。

直到宋真宗时,大辽萧太后领兵长驱直入,真宗皇帝想跑,被宰相寇准死死拦下,还逼着他去前线督战,皇上狠下心干了一把,亲自前往澶州,宋军受到鼓舞,从而大破辽军。

于是在此地,双方签下了一纸和平协议,简单说就是大宋每年赏赐银十万两、绢二十万匹,换取辽国永不犯边,史称“澶渊之盟”。

 

而事实证明,辽国不是不讲信用的国家,自签订盟约之后,他们确切来说再也没有进犯过大宋的领土。

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皇权的更替,辽国内部也逐渐出现大量矛盾,国家政治陷入混乱,在这种状况下,到了宋徽宗年间,北方的白山黑水之间走出了第一位女真族的英雄(还有后来的清太祖努尔哈赤),他在动荡中决心反抗辽国统治者,于是举起大旗,召集女真各部人马开始伐辽。

他的名字,叫做完颜阿骨打。

完颜阿骨打

辽国兴盛之时,周围的其他少数民族没有一点翻身的机会,尤其是弱小的女真部落,那就是他们随意欺凌的对象,而现在,轮到这群寒苦之地的猛人前来复仇了。

实事求是地说,这些长期处于自然生态中的游牧民族,只要没有被中原地区的享乐腐蚀,身上还完全地保留着那种原始的野性时,至少在战斗力上,一定是极其可怕的。

此时的辽国和北宋、西夏都已结盟,战争已经离他们远去了,统治者们整天沉迷于内斗和放纵当中,勇武的气概剥离的一丝不剩了。

所以当阿骨打的铁蹄汹涌而来时,他们几乎没有还手之力、屡战屡败,自1115年阿骨打在皇帝寨(哈尔滨)建立金国称帝后,不出五年的时间,金军就拿下了辽国将近一半的土地。

而作为辽国的盟友,北宋此时在干什么?

他们在准备派遣使者。

遣往何处?意欲何为?

遣使联金,攻灭大辽。

这真是只有天才才能想出来的外交政策,北宋本着羸弱的武力,对于这个刚刚建立的金国,完全不放在眼里,在童贯等人看来,燕云十六州是极其重要的所在,一定要夺回来,而金国此时状态很好,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,在收复失地的同时还能剪除辽国这个心腹大患。

要知道,国与国之间的关系,永远都避不开武力强弱这一环,金人之所以逐渐崛起,拥有了和宋辽交易的能力,他们的筹码就是绝强的军事实力,而北宋却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反而只是天真地希望能从中捞一笔好处。

海上之盟

于是北宋朝廷派使者从海上前往金军处商议,双方签下了一份合约,约定各自起兵灭辽,然后大宋将曾经对辽国的赏赐转给金国,金国则返还大宋燕云十六州领地,史称“海上之盟”。

可真到了战场上,宋金的军队却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势:金军依旧势如破竹,将辽国的天祚帝都撵到大漠里吃沙子去了,而另一边宋军却被辽军打得抱头鼠窜,他们固然打不过金人,但教育一下宋朝的部队还是很轻松的。

辽国被灭后,宋金双方开始分赃,由于北宋军队在战争中几乎毫无用处,金国便只返还了燕云六州,并且在随后多次各种敲诈钱财,宋朝确实极其富庶,所以在徽宗看来,能用钱办事,那实在简单。

于是金国一眨眼便看清了所谓“大宋”的真相:一个富得流油但军事实力差到离谱的国家,这无异于挂在他们嘴边的肥肉。

但毕竟新建的盟约还没捂热,金国强忍住了诱惑,但肥肉又跑不了,它很快就将被完全撕碎吞咽。

四、弱不禁风的泱泱大国,千古难见的耻辱血泪

徽宗宣和七年,阿骨打刚刚离世不久,金国的两位名将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随便找了个理由,便率军南下攻宋,途中几乎没有遭到什么有力抵抗,兵锋直抵宋都汴京城下。

宋徽宗看到外面黑压压的金兵,这会儿脑子才反应过来,他吓得简直面无人色,但其实各地勤王部队都在赶来,城中粮草充沛,臣下李纲坚决主张抗金,宋徽宗说,求和吧。

金军听说大宋皇帝给钱,那行,我先往后退退,等钱拿到手里,他们立刻重新把城又围了起来。

这咋整呢?

徽宗倒是很聪明,既然山河不能断送在我的手里,让我无颜以对列祖列宗,那就让我的儿子倒霉去吧。

于是在十月,徽宗宣诏传位于太子赵桓,太子也不是个傻子,看到老爹在这个时候传位给自己,魂都要被吓飞了,君臣父子此时都不重要了,他马上表示自己死都不做这个皇帝,在父亲的多番逼迫之下,甚至哭昏了过去。

但是昏了不要紧,不死就行,于是昏迷中的赵桓被强行披上了龙袍登基,称宋钦宗,而妙计得手的赵佶马上脚底抹油跑到江都躲着去了。

赵桓

赵桓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钦宗,老爹也不见了踪影,只能悲愤欲绝地拼死守城,而金军此时并没有攻下汴京的条件,在经过一系列波折加上钦宗赔钱割地后,便撤军了。

敌人一走,立马内斗。

宋钦宗想方设法迎回了老爹,然后将他半软禁起来,同时朝野上下真正有能力的、主战派的大臣也几乎被清扫一空。

然后没过多久,金军再次南下了。

他们吸取了上次战斗中的错误经验,来势更加凶猛,而天真的钦宗竟然不断削弱自家的国防力量,因为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和谈上,他仍然坚定地相信着自己的敌人。

于是开封城再次被围,但即便如此,这座堂堂都城,金军依旧久攻不下,可是别忘了,他们还有赵桓啊。

钦宗皇帝在十万火急之下什么办法都想了,他甚至找到了一位仙人(骗子)郭京,让他率领自己的“六丁六甲神兵”退敌,而且为了保证神仙作法,他还把所有城防都撤了。

郭京不能变出神兵,但却可以引入金兵,于是城高墙坚的汴京终于告破。

而即便如此,全城军民百姓仍然像疯了一样奋勇还击金兵,导致他们几次差点被打退出外城,但接着钦宗便派人求和,然后自己带着一帮大臣前往了金军的营地。

无语凝噎,此人盖旷世之奇才也。

 

千民万众犹奋死,奈何陛下欲先降,大宋都城就此完全陷落,身在城中的所有人都迈入了地狱的大门。

作为堂堂皇上,徽钦二帝的下场并不比谁好过,北宋在他们手中灭亡,金太宗下诏将他们贬为庶人,当金人要强行脱去二帝龙袍时,吏部侍郎李若水环抱钦宗,怒斥金人皆为狗辈,因此被裂喉、割舌而死,何其忠烈血性!

但北宋的灭亡已成定局,金人扶持主和派大臣张邦昌建立了一个傀儡政权,国号大楚,在汴京城内烧杀抢掠完后,便带着两位成了俘虏的皇帝,以及无数金银财宝,还有王族皇族的几乎所有女眷开始北返。

五、女子就该背负痛苦与骂名么?

当钦宗龟缩在皇城内求和时,金人毫不客气地开出了一个天价,那不是赵家天子能支付得起的,所以他们给出了另一种方案:如不敷数,以帝姬、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锭,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锭,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锭,宗妇一人准银五百锭,族妇一人准银二百锭,贵戚女一人准银一百锭,任听帅府选择。、

男人战败,赔款不足,便用女人来抵债,好一个泱泱大国,将羞耻二字打碎了吞到肚子里回味。

此后,福金帝姬作为蔡京的儿媳妇,跟随第一批歌妓被送往金营,完颜宗望将其灌醉后强暴,她也就成了靖康之难中第一个被摧残的宋朝公主。

 

但女子们的灾厄甚至还没有开始,金军准备撤兵回国时,所有的皇后、太后、公主、嫔妃等都被带上了,只要是有直接皇室血缘的女人,哪怕是年仅一岁的幼童亦被掳走!

当这一万多名女性被送入金军的两座大营时,她们就再也无法摆脱最为悲惨的命运了,但君主们流失的血性,似乎在女子们身上闪烁起来。

女人们被要求换上裸露的舞衣在宴席上表演,供金军将领娱乐,但是仅在第一个晚上,就有人拒不服从,她们或被当众斩首,或被铁杆刺穿仍在营前,流血三日方才死去,不堪受辱自杀也有很多。

这些皇族、宗室、民间女子,共分为七次被押送前往金国上京,这可不是太平的一路,其间“长途鞍马,风雨饥寒,死亡枕藉,妇稚不能骑者,沿途委弃”。

而有一支民间贡女的队伍因为连日大雨导致车中积水,不得不去金兵营帐中避雨,结果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轮奸,多人因此而死。

最终活着抵达上京的女人只剩下了一半之数,接着她们就被分配给了金国将领和贵族肆意蹂躏,另一部分则直接送去了洗衣院(皇家妓院)。

那第一位被出卖的公主茂德帝姬赵福金,原本抵死不从,被自己的亲哥哥赵桓指使人灌醉后方才送入金营,她遭到强暴后又在多位金军贵族之间转手,受尽折磨后因“谷道破裂”而死。

其他的二十二位公主下场同样凄惨,她们甚至被明码标价公开出售,但凡有钱便可以买回家充作奴隶,据说一个金国的铁匠仅用了八两银子,就买回了一位身兼“亲王女孙、相国侄妇、进士夫人”的女人。

 

后来宋高宗赵构在建康称帝,开辟了南宋政权,但他的生母韦皇后还远在北方金国的洗衣院中,为了羞辱她,金人甚至让她一天之内接客多达百余人。

“妇女分入大家,不顾名节,犹有生理;分以谋克以下,十人九娼,名节既丧,身命亦亡。”

可是大宋并没有把这些沉沦在无边黑暗中的女人放在眼里,在战争失利、山河破碎之际,原本该当救国的统治者俯首称臣了,男人们未流尽的血让女人来流,骂名也让她们来背。

从宋代开始兴盛的程朱理学,大肆宣扬有关于妇女的节烈论调,原本北宋时期恋爱婚姻风气是自由的,但靖康之难后,大批女性被掠到北方为奴为娼,男人们无力承担这种惊人的耻辱,便将脏水全部泼向了女性,疯狂地指责这是她们不重贞洁的后果。

所谓“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”,这种观念在往后漫漫长的时间里,成为了套在无数中国女性身上的精神镣铐。

她们无奈、她们受辱、她们不能活着,便只能去死,那些贞节牌坊的背后,都是对无能者、懦弱者的极端控诉。

六、卑怯永远换不来平等,只能在乞怜中死去

议和也议了,金银也给了,女人也送了,徽钦二宗便能得享太平了吗?不可能的,对于敌人而言,你若乞求,他就要连进三丈。

来到上京的徽钦二宗被当中扒光衣服,裹上羊皮,在众目睽睽之下,脖子套上绳子,被牵拉着示众,所谓“牵羊礼”,然后分别被封为“昏德公”和“重昏候”。

 

不过此二人大概率已经可以将耻辱当饭吃了,无论敌人怎么精神攻击,他们也没有一点要自尽的意思,该苟活依旧苟活着,即便整日思乡,即便整日哀叹。

在长期折磨的环境中,徽宗于公元1153年病死于五国城。

而到了1156年,金海陵王完颜亮让宋钦宗出赛马球,但赵桓本来就不会骑马,再加上当时体弱多病,很快就从马上摔了下去,被乱马铁蹄践踏而死。

靖康之耻的“耻”,不在于大宋战败,甚至不在于都城破、皇帝被俘、皇后帝姬沦为玩物,而在于我们从未有过,在分明有一战之力的前提下不战而降的情况。

靖康之耻让黄河流域生灵涂炭、土地荒芜,也让中国北方全境陷落,自此北方无险可守,南宋朝廷也只能据守长江。

最重要的,它让汉民族的自尊心受到了重挫,再无法被遗忘。

版权说明: 本文 "玩皇后公主太后(皇后公主惨遭蹂躏)": https://wasedashingaku.com/lsgs/5654.html 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。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我们来信(jzot79@163.com)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

博客主人渤海小李
团结、友善、勤俭、自强、敬业、奉献,一个有温度的说书人。